长春银诺克医药有限公司

Chang Chun Yinnuoke Pharmaceutical Co., Ltd

抗艾滋病药物:不该错过的机会

  医药网6月26日讯 2018年,国家药品监管局批准多个抗艾滋病新药上市,加之不断深入的医改,我国艾滋病治疗市场正在改变。

 

 

  药物研发持续突破

 

  2019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精神,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和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决策部署,坚持以人民健康为中心,坚持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紧紧围绕把以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落实预防为主,加强疾病预防和健康促进,紧紧围绕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深化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坚定不移推动医改落地见效、惠及人民群众。

 

  近40年来,人类对艾滋病的控制取得了巨大成就,一方面是防护措施不断改善,另一方面是抗HIV药物研发持续突破。虽然艾滋病疫苗研发尚未取得成功,但最新的鸡尾酒疗法已经使艾滋病成为一种可控的慢性病。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数据,鸡尾酒疗法使美国近50%艾滋病患者体内的病毒得到了持久性压制(血液病毒载量低于50拷贝/ml,检测限);过去15年,美国艾滋病死亡病例下降55%。

 

  美国最早从事艾滋病研究的制药公司是默沙东、百时美施贵宝(BMS)和葛兰素史克(GSK),其中GSK因必成公司的齐多夫定而抢到先机。其实,齐多夫定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就已经被合成出来,但其最初的定位是抗肿瘤药。1983年,研究人员发现齐多夫定具有抗HIV的活性。1987年,齐多夫定被美国FDA加速批准上市,成为历史上首个抗艾滋病药物。

 

  早期的抗艾滋病药物主要是第一代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疗效一般,不良反应很大,虽然可以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但艾滋病依然被视为超级癌症。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抗艾滋病药物迅速增加,而且还出现了新机制的抗艾滋病药物,如蛋白酶抑制剂、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等。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提出了鸡尾酒疗法——通过三种或三种以上的抗病毒药物联合使用,以减少单一用药产生的抗药性,最大限度地抑制病毒复制,使被破坏的机体免疫功能部分甚至全部恢复,从而延缓病程进展,延长患者生命,提高生活质量。

 

  基于何大一的鸡尾酒理论,GSK于1997年推出了第一个组合疗法Combivir(拉米夫定+齐多夫定)。临床试验数据显示,Combivir与其他抗病毒药物联用,疾病进展和死亡率相比当时的主流疗法下降了一半(9.6%vs19.6%)。自Combivir推出以后,组合疗法开始成为艾滋病治疗的主流。2000年,GSK推出第一个三复方疗法Trizivir(拉米夫定+齐多夫定+阿巴卡韦);艾伯维推出了第一个含蛋白酶抑制剂的组合疗法Kaletra(利托那韦+洛匹那韦),人类对艾滋病的控制开始有了质的飞跃。尽管如此,这些复方产品的活性成分作用机制相同,需要其他机制的抗病毒药物联合使用,依然不能称其为“全方案鸡尾酒疗法”。

 

  首个全方案鸡尾酒疗法是吉利德在2006年推出的Atripla。该方案由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替诺福韦、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依非韦伦和HIV逆转录酶抑制剂恩曲他滨组成,其优势是病毒抑制率较高、不良反应较小,而且是首个每日一片的组合方案,便捷性非常好。自Atripla之后,便捷性成为除疗效、不良反应之外,治疗艾滋病的鸡尾酒方案设计的第三大考量。2012年,吉利德首次在鸡尾酒组合方案中加入了整合酶抑制剂艾维雷韦,在整合酶抑制剂的助力下,治疗方案对HIV的控制力进一步加强,耐药性大幅下降。

 

  在众多鸡尾酒疗法的控制下,艾滋病成为一种可控制的慢性病,即便是鲜有的高度耐药患者,FDA于2018年批准的Ibalizumab,也有潜力将大部分患者体内的耐药病毒再次压制。

 

浏览量:0
收藏